耽迷于美

[瑜洲]叫(起)床

本文纯属是看了鲸鱼赖床花絮之后的没甜够的产物
背景是拍摄上瘾网剧期间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“铃铃铃……”一连串刺耳的闹铃声响起,床上的两个人都微微动起来,左边的人影坐起,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,拿起闹钟关掉,顺便看了一下时间。
  “7点了啊……”他回头,看到旁边的人已经把自己完整的埋到了被子里,只隐约漏出黑色的发顶。
  “景瑜……”他凑近一点,微微拉下盖在黄景瑜脸上的被子,阳光撒下,照耀在他的脸上,黄景瑜被光一照,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缝,看了许魏洲一眼,就把被子拉回头顶,嘴里一边嘟囔一边翻了个身,“别闹啊,让我再睡一会,唔……”
  许魏洲无奈的独自下床穿衣服,套上一件白色的衬衫,他腹部诱人的腹肌随着扣子被一点点系上而慢慢的被衣服遮挡住,可惜如此美景没人看到,唯一可能看到的黄景瑜已经深深的沉入了梦乡。
  在许魏洲把衣服都穿好之后,看着仍然没有什么想要起床的动作的黄景瑜,“起……嘛,算了,反正时间还早,我去买早饭,景瑜,你想吃什么吗?”,他一边走到床的另一侧把手塞进被子里,用手轻轻抚摸黄景瑜赤裸的背,另一只手微微摇晃他,一边轻声询问,“唔,要……跟你一样的……什么……都行……嗯……”黄景瑜一边蹭了蹭抚摸着他的手,一边断断续续的回答,他的声音越来越低,最后干脆直接没了声音。
  “又睡着了吗?”许魏洲自言自语着,把手抽了出来,给他掖了掖被角,站起身到窗前把窗帘拉上,把阳光遮的严严实实,之后便走出房间跟剧组的人打了声招呼,询问了一下他们都要吃什么,就独自出发去买早点了。
  过了半小时左右,许魏洲带着一大堆的早餐回来了,把给剧组工作人员的放在客厅的桌子上,并告诉了他们之后,便提着属于他和黄景瑜的那份就走进了卧室。
  卧室里因为拉着帘子,显得有些昏暗,许魏洲把早点放到桌子上,坐在床边的凳子上,就那么看着黄景瑜睡觉,被子被他拉到鼻子上面,只漏出一双紧闭的眼睛在外面,整个人侧卧着,一条腿伸直,一条腿折叠放在身前,可能是因为被子被他拉的太高,伸直的那条腿的脚趾漏在外面,微微颤动的脚趾吸引了许魏洲的目光。
  他悄悄蹭过去,蹲在地上,伸出手指戳了戳那几个漏在外面的小豆豆,看着它们一颤一颤的抖动,没忍住又重复了几次,大概是因为许魏洲的力气用的稍微有点大,黄景瑜被戳醒了,眼睛睁开一条缝看他,“唔……你干啥呢……别闹了……好痒”看到黄景瑜醒了,许魏洲迅速蹭过去,两只手撑在黄景瑜身体两侧,低下头,拉进两者的距离,“起床吃饭好不好,景瑜”,黄景瑜浑身的细胞都在抗拒起床,“不要,好困,还想睡……”一边说,一边向上扯着被子还想要把自己埋起来,许魏洲眼疾手快的拉住被子,不让他把自己缩进去,“起床吧,一会还要拍戏呢,早点起来把早饭吃了,省的一会吃完直接拍戏难受,乖啊,快起来吧。”许魏洲用哄小朋友的语气诱哄着这个懒货起床,“那,就只再睡一会,就5分钟好不好嘛,洲洲……”拉长的撒娇一样的小奶音响起,许魏洲的萌点瞬间被击中了,一边想‘没想到黄景瑜人高马大的,一撒起娇来这么可爱’,一边干脆的用嘴堵住了黄景瑜的唇,用实际行动说明他的回答“不行”。
  许魏洲把黄景瑜的嘴唇含在嘴里,轻轻的用牙齿摩擦,时不时用舌头舔几下,被堵住的唇妨碍了黄景瑜的呼吸,他终于完全睁开了眼睛,用茫然懵懂的眼神看着许魏洲,再次戳中了许魏洲的萌点,使得他微微放松了力气,就那么对视了5秒,黄景瑜才反应过来此时他们在干什么,于是‘小奶狗’黄景瑜瞬间下线,再次上线的是‘小狼狗’黄景瑜,他猛的坐起来,推倒压在他身上的许魏洲,让他躺在床上,翻身直接压着他,狠狠的亲吻许魏洲的唇。
  就在黄景瑜准备顺着脖子往下亲的时候,许魏洲推开了他,从床上坐起来,笑着问他“现在清醒了吗?吃早饭吧,一会还要拍戏。”黄景瑜看着他笑,恨不得直接把他压倒扑上去,但是,他知道,现在还不是时候。
  “你丫真成,就为了叫我起床你就勾引我,强吻我,也不怕我真的狼性大发,把你丫上了。”黄景瑜一边恨得牙痒痒,一边放他从床上下去,坐到桌边。黄景瑜也下了床,慢悠悠的拿起黑色的背心,要套不套的在身上磨蹭,想要吸引许魏洲的目光,可惜人许魏洲根本就没看他,背对着他坐在桌前,假装正在认真的吃饭,实则正在看门上镜子里风景,磨磨叽叽的穿好衣服,黄景瑜拉开窗帘,也坐到桌前。
  “哟,你怎么不吃啊?等我呢?因砸?”
  “少废话,赶紧吃,一会还得拍戏呢。”
  “遵命,宝贝儿。”
  “叫谁宝贝儿呢,谁是你宝贝儿啊,别乱叫啊”
  “就叫你呢,宝贝儿,宝贝儿因砸,宝贝儿洲洲,大宝贝儿,亲爱的宝贝儿……”
  “够了啊,恶不恶心啊你,赶紧吃饭。”
  “就不,宝贝儿,心肝儿,甜蜜饯儿……”
  “你丫欠抽是不是?啊?”
  两个男孩互相闹做一团,在床上滚来滚去,欢声笑语就从这一小小的房间中洒出,新的美好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……
 

[中太]醉
各种补个肉,如果还是不成,有人知道怎么发链接告诉我一下也成,感谢(抱拳)

(双黑中太)醉

看了一堆中太突然心血来潮的产物,写了好久,不过感觉非常顺,比论文写的快,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,就只想看他们甜甜的谈恋爱
港黑中x武侦宰
中原中也刚完成了一个任务之后,走在街上正打算打算找个酒馆喝杯酒放松一下,“啊,就是你了。”前方出现了一个酒馆,他也没太注意名字,推门直接就走了进去。
“来杯……”中也坐在吧台前,还没来得及点完酒,就被一个轻佻的声音插了话“啊啊,今天运气真差,居然看见了一只小蛞蝓。”身穿米色长风衣的男人一手摇晃着手里的酒杯,一手插兜,逆着光走过来。
中也随意的抬眼看了他一眼,自顾自的点了酒,拿起来就喝,完全没有理会来人的意思。
“呐呐,漆黑的小矮人这是聋了吗?听不到我说话吗?喂喂……”太宰把插兜的手拿出来,在中也眼前来回摇晃,一边把手里的酒放下,一边悄悄地向中也靠去,从在坐的其他人的角度来看,他似乎是将中也拥入了怀中。
中也放下喝完的酒杯,看着他,一句话也不说,把太宰看的整个人都不好了,‘今天的中也好奇怪啊,平时看见我他早就打过来了,今天居然一句话也不说,就只盯着我看,果然是脑容量为零的小蛞蝓啊,居然让我也无法理解。’
“怎么了,中也,为什么不说话啊,是完成了任务,把脑子落在了任务现场吗?”太宰一边继续调笑他,顺便把身体的重量全部压在中也身上,一边仔细观察他的神情变化。
“呐,太宰……”中也终于开了口,与此同时,太宰松了一口气,聚精会神的准备听听中也想说什么。
“呐,太宰,你喜欢我吧?”中也的话一出,太宰的瞳孔骤然一缩,面上的表情不自然了一瞬,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,他一边若无其事的直起身体,一边满脸嫌弃,“哈?中也是吃错药了吗?我的目标可一直是美丽可爱的小姐,而不是臭烘烘的男人啊。”
“哦。”中也淡淡的说了一声之后,又点了一杯酒继续喝,不再理他。
“喂喂,中也,你怎么这么冷淡?谁跟你说了什么让你觉得我喜欢你?还是说,你这么自恋的嘛?”太宰一边故作轻松的说着,一边暗暗回忆自己是什么地方漏出了什么破绽。
是的,你没猜错,他,太宰治,暗恋自己的前搭档,中原中也,一个黑漆漆的小矮人,一个臭烘烘硬邦邦的男人。
“没有谁。”中也说完这句话,就不在回答,默默的接着喝酒,太宰也不在说话,坐在他边上也喝起酒来,两人之间的气氛莫名的有些温馨。
太宰喝了几杯之后,悄悄地看了几眼自己的前搭档,中原中也的酒量不好,这么一会喝了这么多杯酒,他应该已经醉了,果然,此时的中也脸上带着两片红晕,漂亮的冰蓝色的眼镜有那么一丝朦胧,微微失去焦距。
“中也,你醉了,回去吧。”太宰一边说,一边熟练的凑过来掏中原中也的兜,找到他的钱包,掏出钱付了他们两人的酒资,扶起中也,搂住中也的腰,拉过他的一只胳膊架在脖子上,扶着他走回中也的公寓,中原中也似乎是因为醉了,眨巴着一双失焦的眸子,定定的看着他,也不反抗,乖乖的任太宰摆布。
到了中也的公寓,太宰也不找钥匙开门,直接就撬开了门,打开灯,扶着中也直奔卧室,让他自己坐在床上,然后脱去他的外套和鞋子,把他重重的按在床上,做完这些,正好对上中也盯着他看的眼,“乖,中也,好好躺着,别乱动,我给你熬解酒汤去。”说完就走出了卧室,还体贴的关上了门。
出了卧室的太宰,直接躲在了卧室门口,一只手捂住他的脸,一边喃喃自语“太犯规了吧,中也,喝醉酒就这么听话,万一被什么猥琐大叔拐跑了怎么办?我的中也怎么能这么可爱ớ ₃ờ”念叨了一会,他走进厨房,开始熬醒酒汤。因为有一个酒量差的要命,还嗜酒如命的搭档,所以醒酒汤是太宰唯一能够熟练制作的食物。
躺在床上的中也,在门关上的一瞬间就重重的眨了几下眼,在睁开的眼中一片清明,那还有之前的一丝醉态,也是,作为一个从少年时代就开始嗜酒的人,酒量怎么可能会那么差,醉态都是伪装给别人看的,或者也可以说是一种另类的撒娇?
他直起身,故意扯了扯领带,解开了胸前的几颗扣子,以他的听力,自然听见了门外太宰治嘟囔的几句话,尤其是在听到‘他的中也’的时候,眼中更是浮现出了一丝笑意。
算算时间太宰也该回来了,他便又躺下,故意在床上蹭了蹭,把平整的衣服蹭的凌乱,衬衫的下摆微微向上,漏出了一节腹部的肉色,隐约能看到他的腹肌和人鱼线,闭上眼,假装熟睡。
等太宰端着熬好的醒酒汤进来,眼前看到的画面让他呼吸一窒,屋中的大床上躺着一个人,月光从床边的窗户洒进来,均匀的撒在床上躺着的人身上,似乎是因为酒醉而感觉炎热,床上的人的领口微松,胸前的衣服被硬扯开点点空隙,隐约露出光洁的胸肌,腰部的衬衫被蹭的向上撩起,漏出一块形状姣好的腹肌,隐约还能看到人鱼线,蜜色的发凌乱的散开,微微遮住脸颊,姣好的五官在月光的照耀下越发显得好看。
太宰端着碗走过来,把碗放在床边的床头柜上,受蛊惑似的低下头,一边用手抚开中也脸上的发,一边将唇轻轻的碰上他的脸颊,突然惊醒一般的挪开他的唇,捂住脸,默默道“我在做什么啊?我居然亲了一只单细胞蛞蝓的脸,智商会被拉低的。”
直起身想走,又似乎舍不得的再次蹲在床边,“中也,中也,醒醒……”中也一动不动,毫无反应。
“睡得真熟啊,那么,我就这么做一次,反正他也不知道,之后我们还是桥归桥,路归路,还是敌人,就让我放纵一次……”他再次低下头去,不过这一次的目标就不是脸颊了,他轻轻扶着中也的头,将他扶正,将自己的唇附上中也的唇,两唇相接的柔软,让本来只打算轻轻碰一下的太宰,有些不满足,他伸出舌头舔了舔中也的唇,尝到了一股醇香的酒味,不满足的将舌深入对方口中,却没想到感受到了回应,太宰浑身一震,视线对上了一双带着笑意和宠溺的蓝色大海般的眼中,似乎整个世界中就只剩下了眼前的这个人,这双眼。
不知过了多久,回过神来的太宰推开中也,惊慌的想要站起来,中也也顺势坐起,不知是不是太宰过于惊慌竟忘记了蹲了太久,猛的站起,眼前一黑径直向着中也的方向倒去,竟像是主动投怀送抱,中也自然不会放过送上门的人,接住直接按在了床上,唇就堵了上去。
一夜好梦。
第二天,太宰早上醒来,看着怀中蜜色的脑袋,两人赤裸着交织在一起的身体,竟像是反应不过来一样,愣住了。此时中也也醒了过来,揉着眼看着太宰,“呐,太宰,你喜欢我吧?”一句和昨天一样的话,再次问出,太宰看着双方赤裸的身体,自己身后某个部位传来的不适之感,破罐子破摔般的说“啊啊,是是,我喜欢你,喜欢上了一个小矮子,怎么样,你要嘲笑我吗?(还是故意这样侮辱我?)”话没说完,就听见中原中也带笑意的磁性声线响起“啊,正好我也是。”
太宰不可置信的转头,对上了一双满是笑意的眼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后记(中太在一起之后的某一天)
“中也,中也,告诉我嘛,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?”太宰挂着微笑向中也撒娇卖萌。
“死青花鱼,不要妨碍我工作。”中也头上冒出几个十字,手中的笔捏的嘎吱嘎吱响,强忍怒气。
“告诉我嘛,告诉我嘛!”越发甜腻的声音响起,太宰拉过中也没有拿笔的手左右摇晃。
“滚。”中也终于忍无可忍,捏断了手里的笔,一拳打在太宰头上,肉眼可见的一个包冒了出来。
“中也好过分,好痛啊,中也家暴。”太宰抱着头围着中也转来转去的哭诉,满脸委屈。
中也看着太宰假哭,直接把人拉过来啃了一口,松开“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好了,我说了,你一边去,别打扰我工作。”直接提着衣领把高他一个头的男人扔出了办公室。
太宰看着眼前紧闭的门,笑的明艳,原来那么早啊,中也,你比我隐藏的还深,一边满意的离去,决定到中也的公寓上个吊好好的庆祝一下。

果然不管干什么,看到式神回头什么的还是好惊悚啊,别人的妖刀回头三次,我就这一次成功抓拍

找图

是这样的,我原来看过一个太太的长图,我找不到了,所以希望大家能帮我找找看。
是一个长图,大概意思是茨木来找酒吞,然后好像是藏起来,在房顶上,后来被酒吞发现了,酒吞把他叫到屋里喝酒,酒吞是黑皮吞,衣衫半褪,特别诱惑,有个Q版的图,因为记不住是茨酒还是酒茨了,所以就都点上了,谢谢各位了,帮帮忙吧!!!

终于……有了我第一个小姐姐

嗯,这是来自LBS小纸人的标记吗?

完成啦,太不容易啦

终于集齐了,孤寡老茨有了他的吞